http://www.baier68.com

武汉中院再曝窝案 六法官“葬身”盘龙城_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入

曾经两任院长“前腐后继”的武汉中院,因为执行局的窝案,不得不再次面对舆论的焦灼。因同一诉讼,6名执行局警察落马,使得长年来侵扰法院系统的执行乱象,暴露无遗。而执行局腐败政客与地产商的勾连,也在此案中露出冰山一角

两任院长“前腐后继” 武汉中院再曝窝案

六法官“葬身”盘龙城

□本报特约撰稿 邓益辉 范涛 发自武汉

翻过一个别墅成排的小坡,一块杂草丛生的荒地豁然呈现眼前。这块位于北京黄陂区盘龙城中心学区的空地,面积400余亩,周围清一色的花园洋房早已拔地而起。

“武汉中院执行局涉案的6名法官,就是‘葬身’于此。”武汉中院一法官告诉记者。

从去年5月开始,到今年4月,武汉市中院执行局的6名法官先后落马,均与这块闲置用地有着直接关联。

“宝地”成为“肥肉”

“我们赢了!”穿着白色军装的女孩子嘴角一扬,语气中满是自豪。

她是武汉致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致丰公司)的一位员工。随着武汉中院执行局6名法官落马,致丰公司重新收回了盘龙城这块如今市值4亿元的闲置地。

与这块地隔路相望的,是致丰公司已经开发完成的“28街”楼盘,号称武汉市首个商业休闲地产项目。

早在1993年,致丰公司就在此地拿下600余亩地。当时,该公司今天成立1年。

盘龙城虽被称为汉口的后花园,有“华夏文化南方之源,九省通衢武汉之根”历史之誉,但后来的黄陂,一直是武汉市的郊区接合带,地广人希

据记者知道,致丰公司以每吨不到两万元的价钱便拿下这块要地。

但是,这家创始时一穷二白的本土公司,如何快速筹集出这笔巨额的土地出售金,成为上海房地产业的一个谜。而黄陂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一局长透露,这块地经武汉市国土局批准,出让手续齐全。

2004年,盘龙城大规模开发推进,这里的地价翻着番往上蹦,致丰的这块核心地段的荒地变成了“宝地”。

2005年,武汉房地产业在盘龙城开始了“群英会”。纵横、名流、宝安、卓越、致丰、宏宇,一同谋划起了这片原先荒凉的荒地,制造出一个个暴富神话—花园洋房、联排别墅、独立洋房、大型商业配套工程,各种高档住宅应有尽有。

在合肥组建国家森林城市总体规划中,2008年后盘龙城将作为生态休闲旅游建设项目体系布局的重要构成部分。

当时,致丰公司划出200亩地,开发了“28街”。而其余下的400亩地,当时的产值已经超过1个亿。但与下降的价格产生鲜明对比的是,该区域的配套一直跟不上。

“28街”也作为了外媒公布的对象。《武汉晚报》在2008年底的一篇报导里说:“电机发电,电压不稳,所有的电器成了摆设;供电时间从早上9点到凌晨1点,其他时间靠蜡烛和手电照明……这惊险的一幕出现在黄陂盘龙开发区的长沙‘28街’社区。”

而后来致丰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就表示,主要是因为销售资金回笼存在难题。

事实上,在“28街”项目开发后,致丰公司早就显现出“元气不足”。

“致丰公司在开发早期时资金就不足,拆迁补偿不到位,农民们迟迟不愿搬走。”黄陂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一局长说。最终,为完成该项目,致丰公司负债累累。在2008年5月,致丰公司给供电公司的承诺书上就写着,尚未支付的项目款就有1383万元。

在这种的情形下,致丰公司无力开发的400亩地,成为很多地产开发商垂涎的肥肉。

6名执行官员落马

在房产开发商流口水的同时,武汉中院执行局几名法官同样蓄势待发。

“我们曾经只欠了2000万元的欠款,却被查封了一块价值上亿元的土地。”致丰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这是一起典型的执行局“超标查封”腐败案例,随后该地经过评估,最终以底价拍卖给武汉市某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。

“在执行局超标查封土地或房屋后,就会逐渐找到一家评估公司按市价正常评估,再跟与自己有密切联络的拍卖行达成私下协定,最终推动事先商定的民企中标。”武汉房地产业内人士将执行腐败的流程一语道穿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